瀕危物種 ENDANGERED SPECIES

生態角色

完整且健康的生態系可提供人類各種好處,就是所謂的 「生態服務」

例如潔淨的水、森林再生、種子傳播、自然病蟲害防治、疾病調控、養分循環、氣候調節等等。 在生態系統上,台灣黑熊目前起碼扮演以下兩種角色,可視為「關鍵物種」,只要是適合黑熊生存的環境,對其他動物或人類都一樣有益:

01. 食物鏈頂層的掠食者

台灣黑熊為台灣陸域生態系統中食物鏈的最上層、最大型的消費者。實際上為雜食性動物,且以植物為主食, 但偶蹄類動物也是黑熊的重要食物,尤其在植物性食物供應不足時,牠們會增加獵捕山羌和野山羊等的機會。 牠們也會取食體型較大的水鹿和野豬,但推測應該多為幼體或孱弱的個體。

黑熊是這些草食偶蹄類動物的天敵,透過覓食而某種程度抑制獵物的族群數量,避免族群過度繁殖, 進而影響到植物的數量和分布。此外,如果這些食肉動物消失了,也會間接地影響獵物的行為,比如說降低警戒性。 這樣的行為改變則可能反應於獵物分布棲息地和食物資源的選擇、群體大小、活動的時間量上。

植物─草食動物、草食動物─肉食動物的系統是密切相關的,且牽涉機制複雜。因為草食動物以植物體或種子為食, 因此草食動物會影響植物群落的組成和結構,此將進一步影響鳥類、哺乳類、昆蟲等其他動物的分布、豐富度、以及競爭關係等等。 北美洲的棕熊研究便發現,棕熊為麋鹿族群的共同調控者,可使白楊幼樹、柳樹、小灌木等得以生長,增加鳥類的物種豐富度和築巢密度。

在台灣,黑熊是這些草食動物目前在野外所面臨唯一的大型掠食者,黑熊對於這些草食動物的行為和族群調控作用,存在著無可替代的角色。 然而,這樣的調控作用,必須是黑熊族群維持在一定密度時,方能發揮實際的效用。可見建立一個健康的黑熊族群,是維繫森林的生態健全的必要條件。

偶蹄類動物如山羌和台灣野山羊,是台灣黑熊重要的食物來源尤其是在植物性資源不足的季節。

種子傳播者

維繫森林生態系演替的關鍵環節為種子傳播,也就是種子可藉不同的途徑,包括動物的取食等, 而散播到不同的地方萌芽生長,進而影響植物分布、組成、結構,以及增加樹種的多樣性。

台灣黑熊移動能力強,活動範圍廣大,藉由大範圍的覓食活動,可將食入的植物種子帶到其他地方。熊的體型龐大, 每日的能量需求極高,所需食用的果實數量龐大,故能傳播的種子數量驚人。黑熊排遺中經常可以發現許多未被咬碎的種子, 無形中可幫助植物傳播種子。研究者曾紀錄一坨黑熊排遺內,有近兩萬顆消化不全的呂宋莢蒾種子。

利用萌芽試驗還發現,相較於野外的自然落果,經黑熊食入的許多種子,如核果類的山櫻花、香楠、呂宋莢蒾或仁果類的山枇杷、 台灣蘋果等,其種子皆可提早萌芽,或是萌芽率提升。這可能是黑熊取食和消化過程,會將阻礙種子萌芽的外層物質去除, 或因消化過程的磨損作用,適度減少外層覆蓋物(漿質果肉或堅硬種皮)對種子萌芽的阻礙。另外,種子停留於腸道的過程中, 熊的消化道可能產生類似回春的作用,可打破種子休眠並促進萌芽。

所以台灣黑熊是有效的長距離種子播遷者,關係著台灣森林生態系的演替,尤其是中、低海拔的樟、櫟林帶,間接影響棲地品質和物種多樣性。

一坨台灣黑熊的排遺內含有上萬顆消化不完全的呂宋莢蒾種子,可幫助其散播。


保育價值

受威脅物種
Threatened Species
台灣黑熊為法定「瀕臨絕種」的一級保育類動物,野外族群數量稀少,遠低於健全的族群水平。牠們受威脅的風險,與其體型大、活動範圍廣泛、族群密度低、人類活動干擾等因素有關。在人與野生動物的共同演化歷史上,這些大型食肉目動物多半被人類視為具有威脅性、危險、或是不受歡迎的猛獸。有時則因為具有特殊的經濟或娛樂價值,而遭遇強大的獵捕壓力。人們對於這些動物負面的(刻板)印象和誤解,經常成為牠們受殘害的主因。
庇護物種
Umbrella Species
台灣黑熊的活動範圍廣大,個體的年活動範圍可大於100平方公里。玉山國家公園內無線電追蹤的個體,有半數會跑到非法狩獵較為頻繁、國家公園界外的地區活動。因此,若能有效的保護台灣黑熊,無疑地可以同時保護到其他許多物種及棲息地,因此台灣黑熊的保育可視為保護生物多樣性的重要保育工具,而非僅保護單一物種。
旗艦物種
Flagship Species
台灣黑熊曾被全民票選為台灣最具代表性的野生動物,是本島唯一原產 熊類,也是最大型的食肉目動物。牠們的體型壯碩、生性隱密、形貌威 嚴,有引人目光的風采。龐大的體型與食肉的習性,不僅令人感到敬懼, 它們的存在也令人對野外山林產生美好、尊崇的心意。加上牠們的數量 稀少,不易被發現,多多少少上黑熊顯得有些神秘,引起人們的好奇。 廣告需代言人,保育宣導也不例外。熊與生俱來的魅力,有如品牌的旗 艦一般亮眼突出,容易擄獲人心。台灣黑熊可以引領人們認識、關心更 多的野生動物,激起民眾認同和參與保育,尤其是保護台灣山區的森林 生態系。如同一位布農族原住民曾經說過:「如果山上沒有熊和山鹿, 心裡會覺得很孤單,好像沒有人住一樣。」
指標物種
Indicator species
指標物種在生物學上的定義是,一個有機體與特定的環境條件有密切關聯,它的存在便表明了該環境的存在狀況。大型食肉目動物常被視為生態完整度的指標,代表著環境的完整度和恢復力。當面臨人類活動的干擾時,這些動物將會是第一個會消失的物種之一。牠們數量的減少,將對現在或未來的生物多樣性產生威脅,並提供早期的警示作用。因此,台灣黑熊的族群數量或健康狀況,足以代表著台灣山區森林生態系環境的健全與否,可視為當地生態系或生物多樣性的指標。
自然遺產
及文化價值
台灣黑熊是台灣唯一的原生熊類,他們是世界僅存八種熊科家族的一員,是珍貴的自然遺產,也是自然的野性象徵。國內許多原住民傳統文化的圖騰,不乏與熊有關的神話傳說或禁忌,是島民與這片土地的深厚連結。

網站地圖
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