瀕危物種 ENDANGERED SPECIES

原住民族的獵熊文化

黑熊為猛獸,自然世界裡少有天敵可以威脅牠

雖然黑熊是許多台灣原住民的傳統狩獵對象之一,但卻非主要目標,並且有許多禁忌。 泰雅族、太魯閣族、布農族等皆認為黑熊習性如人,殺害熊就如同殺人一般, 會為獵殺者及其親人招來厄運(如生病、過世、作物歉收等)。因此, 早期的獵人對於黑熊多抱持敬而遠之的態度,除非必要,否則不會刻意去捕熊。

布農族的傳統中,可獵熊的時間也有限制,如在種植小米一直到小米結穗期間, 不可以打熊,否則小米結果之後會變黑,像燒焦了一樣。違反禁忌打熊除了會影響收成之外, 熊肉也不能帶入家裡,要放在房子外面,否則以後就會諸事不順。熊肉並無特殊的用途, 有些人甚至不吃熊肉,並以為吃熊肉會不吉利。因此,很多人視打熊為不吉祥、 或很麻煩的事。另一方面,狩獵是傳統以山林為家的原住民之生活方式,也是自我表現、 爭取社會認同的方式,更是一種文化、祭典的象徵。即便有些部落有獵熊的禁忌, 但因為黑熊兇猛且數量稀少,不易捕獲,打到熊是一件很不簡單的事, 所以有些人便認為打過熊是英雄的表現。由此可見,早期的原住民族一方面視熊危險而盡量迴避, 另一方面也視殺熊為英雄行為,態度矛盾。

不只在台灣,世界上許多原住民都將些大型野生食肉動物神話、人格化

以作為行為依循的準則或膜拜的對象。透過這些繁瑣的禁忌,人對野生動物資源的使用可以受到某種程度的限制, 避免無節制地被開發利用。對於台灣黑熊而言,傳統原住民的文化禁忌或許是過去黑熊免遭過度獵捕的原因。

布農族神話︱雲豹和黑熊

王偉婷 繪

01. 雲豹和黑熊

很久很久以前,黑熊與雲豹是一對出生入死的好兄弟。有一天兩人決定在彼此身上彩繪漂亮的圖案。

 

02. 花紋與白斑

一開始,老大黑熊認真地為雲豹塗上美麗的斑紋,就宛如天上的雲朵一般。輪到雲豹畫黑熊時,黑熊不小心睡著了,雲豹因為為懶惰,將黑熊的全身塗得黑黑的之後,只在胸前畫了一個新月型的白斑。

 

03. 黑熊大發雷霆

等到黑熊醒過來,只看到自己全身烏漆抹黑,沒有看到胸前的斑紋,牠大發雷霆,追著雲豹跑。還好雲豹反應快,迅速逃走了,黑熊怎麼也追不上。

 

04. 愧歉的雲豹

自此以後,他們倆兄弟就翻臉了。但雲豹小弟在愧歉之餘,每逢捕獲獵物時,經常只吃獵物的內臟部分,而將剩餘的獵物屍體留給黑熊大哥。

 

布農族神話︱懶媳婦與小米

以前的一株小米只長一粒米,每次煮飯時,只需要取一粒小米,便可使全家人吃飽。有一天, 一個布農族懶惰的媳婦,居然一次把家裡所有的小米都拿去煮掉了,結果整個房子都是小米, 所有的人和其他的動物怎麼吃都吃不完。最後只有靠黑熊和蜜蜂才把小米吃光光。小米被吃完後, 那主人再也不敢住原來的房子了。這則傳說似乎與布農族的吃熊肉禁忌有關:吃熊肉時,不可以和小米、蜂蜜、或其他甜食一起吃。


漢民族對黑熊的利用方式

傳統漢民族與熊淵遠流長的歷史中,最為人熟知地便是對於熊掌和熊膽的利用。

孟子云:「魚,我所欲也,熊掌,亦我所欲也;二者不可得兼,舍魚而取熊掌者也。生,亦我所欲也,義,亦我所欲也; 二者不可得兼,捨生而取義者也。」對於傳統中國人而言,黑熊是一種物超所值的經濟動物,從頭到尾都是寶。 根據醫藥大典「本草綱目」的紀錄,熊的膽、脂、骨、肉、血皆可入藥。熊膽即是乾燥的膽囊,具有清熱、鎮經、明目、解讀等功效, 是極為名貴的中藥材。熊脂也可補虛強筋及潤肌殺蟲,熊骨則可驅風除濕,熊掌則自古以來即被視為珍餚,食之「驅風寒,益氣力。」

熊掌 熊膽
 

中國人另有迷信吃野味的「食補」觀念

認為野生動物具有奇特精華,吃腦補腦,喝血補血,食鞭補陽,無病也可以強身。學者調查國人野生動物資源研究中指出, 民眾嗜吃山產的原因,不外乎是為了進補、滿足好奇心、或因為其美味;而黑熊價高的原因則是稀有性及其有補藥的特性。 因此,一隻黑熊死後的市場價值,可達幾十萬元。這樣「死後(金錢)價值更高」的情形,與喜愛欣賞活生生的野生動物心態並不相同。 因此,在優渥的經濟利益驅使下,黑熊被人非法狩捕的壓力不小,這可是這位森林之王萬萬想不到的。


人熊關係現在進行式

台灣一般獵人很少會主動去獵熊,但是黑熊仍會隨機性地因巧遇獵人而遭射殺

雖說台灣黑熊通常不是獵人偏好的狩獵物種,有些人因為黑熊不易獵捕,而缺乏狩獵的意願;有時則因為是禁忌物種, 而影響狩獵的意願。但實際上願意遵守禁忌而不狩獵的,似乎只限於極少部分的人,且多為老一輩的獵人。對於狩獵物種, 現在的獵人傾向於看到就打,及「看到可射擊的動物就開槍」,鮮有性別、生殖情況、年紀、數量,或是保育等級的限制。 可想而知,若動物數量越多,被狩獵的機率越高。對於瀕臨絕種的動物而言,存續壓力可能會隨這些沒有選擇性的狩獵活動的增加而增加, 或是在狩獵頻繁的地區,維持相當低密度的族群。

各式危害台灣山林野生動物的非法捕獸夾陷阱。

15隻台灣黑熊,其中便有8隻曾誤中非法陷阱

一般獵人很少會主動去獵熊,但是黑熊仍會隨機性地因巧遇獵人而遭射殺,或是誤中專為捕捉偶蹄類動物的陷阱而遭到捕獲。 研究者曾於玉山國家公園偏遠山區捕捉繫放15隻台灣黑熊,其中便有8隻曾誤中非法陷阱,導致斷掌或斷趾的情況, 顯示非法狩獵仍威脅著數量稀少的黑熊生存。

黑熊斷掌 黑熊斷指
 

早期原住民並沒有販賣黑熊的行為,但獵人對於被捕獲黑熊的利用方式,則隨著年代改變而有所不同。 獵人獵熊的理由包括為了保護自己的財產、經濟收益、英雄主義、以及提供肉類來源等等。例如調查發現玉山國家公園附近隨交通發展, 收購山產的買家與獵人接觸頻繁,獵人將熊體賣出的頻度逐年增加。

民國七十年前,被捕獲的黑熊有22%被賣掉(食補或藥材之用),但到了民國八十年代,比率暴增至59%。近年來, 獵人也傾向於將新鮮的熊體直接帶到山下去賣,這可能與狩獵地點與市場的距離縮短、運輸方式更為便捷、新鮮熊體的市場價值增加有關。

2010年,非法山產店以17萬購買台灣黑熊。

當社會經濟環境隨著時代改變,傳統的生活和文化受到衝擊,不僅有些狩獵黑熊傳統文化式微,狩獵有時也變成賺錢或娛樂的方式。 2010年七月,據蘋果日報,嘉義一非法山產店老闆,以17萬元購得台灣黑熊,還將黑熊剁掌做成「熊掌宴」,一餐要價四萬元。 另一位高雄市桃源區的獵人透漏,民國八十五年他捕獲的一隻台灣黑熊賣得新台幣十六萬元,在「重賞之下有勇夫」的經濟誘因下, 獵人「看到就打」似乎成了很自然的事情。因此,若可以減少非法狩獵傷害台灣黑熊,以及民眾不因口腹之慾而消費保育類野生動物,就是為黑熊保育盡一份心力。

網站地圖
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