瀕危物種 ENDANGERED SPECIES

保育危機

當今台灣黑熊所面臨的威脅主要是人為活動所致

包括非法狩獵、棲息地減少或破壞、道路開發、遊憩干擾、黑熊保育宣導不足等問題。

資料來源:國家地圖影像機關利用VMAPO軟體製作現行國界的分布狀況。 2006年10月7日來自野生動物保育學會(WCS)與世界自然保育聯盟的專家, 對1953年Erdbrink過去調查熊分布的範圍,在日本輕井澤展開亞洲黑熊大範圍的評估, 並於熊類專家群研討會上提出修正。


非法狩獵

台灣黑熊為法定的一級保育類野生動物,嚴格禁止非法獵殺。

雖說一般情況下民眾不會刻意搜捕黑熊,
但是獵捕黑熊的誘因或動機依然存在,非法獵殺或販賣時有所聞。

山林中吊索陷阱捕獲的野生動物 斷趾黑熊
 

國內並無全國性非法狩獵造成台灣黑熊死亡率的資料,唯一相關的數據來自玉山國家公園研究資料。

訪查資料顯示,62%的熊是獵人在進行狩獵或巡視陷阱時,發現活動中的熊,再以獵槍射殺所獲得; 38%的熊則是獵人發現熊已被陷阱捕獲,已死於陷阱上,或由獵人再擒拿捕殺之。這些陷阱包括吊索和捕獸鐵夾, 最初可能為捕獵草食動物所設置,但由於中陷阱的動物也會吸引黑熊接近,無形中使這些被設置陷阱的地區威脅黑熊的性命安危。

玉山國家公園附近與早期相比,至今被陷阱捕獲的黑熊數量已是原先的2倍以上

陷阱無法選擇被獵對象,與人為使用獵槍不同,但至今除獵槍與獸夾外,並未對其他陷阱訂定法律規範。研究資料顯示, 陷阱捕獲黑熊比例逐年攀升,玉山國家公園附近與早期相比,至今被陷阱捕獲的黑熊數量已是原先的兩倍以上。

雖說現今的非法狩獵活動大多發生在村莊或聚落附近,在一至兩日內可到達、交通便捷之地,但由於黑熊活動範圍廣大, 狩獵區域與黑熊棲地經常重疊,台灣黑熊所面臨的潛在獵捕壓力絕對不容忽視。


非法買賣

現今黑熊依然可賣得新台幣10萬元以上

1970年代起山產店林立,整隻熊都有人收購,現今一同熊依然可賣得新台幣十萬元以上,一公斤的熊肉更高達千元, 且山產店已趨向黑市作業,提高查緝之困難。

在亞洲,由於對於熊膽汁的需求,仍有許多熊遭大規模的獵殺及非法交易,台灣也不例外。國內一份消費者調查報告指出, 仍有四分之一的民眾生病時,會考慮食用熊膽(粉)。2011年針對國內中藥行的調查指出,64家商店裡有26家(40%)出售熊膽與相關製品。中 藥店所販賣的多是與珍珠、琥珀等混合熊膽粉之製品,如「五寶散」。顯見台灣仍有非法使用熊膽製品的消費者,值得國人改進檢討。

2010年7月31日之蘋果日報頭版新聞

2000年1月26日中國時報報導查緝山產店
非法販售台灣黑熊及其他野生動物的消息

 

棲地破壞

包括人為活動所造成的棲地品質惡化以及棲地喪失和破碎化。

棲地破碎化包括棲地類型減少、一般天然棲地減少,或是棲地結構發生改變,使得殘留的棲地轉變成更小或更多隔閡的區塊。 如此一來原本分布各地的族群會被孤立,成了一座座「孤島」,不但基因交換困難,也很難躲避天災的威脅。

道路系統和其伴隨的各種人類開發活動,也是棲地破壞的主因,如森林砍伐、經濟作物種植、聚落發展或公共建設的開發等。 對於活動範圍廣大,且涵蓋不同生態環境的物種而言,影響尤為明顯。

道路開發

黑熊依賴森林而生,而道路經常破壞森林的連續性

目前黑熊棲地多侷限於地形險峻陡峭,或人為活動較少的偏遠山區活動,黑熊棲地所面臨的威脅也與人類可及程度有密切關聯。 研究顯示台灣黑熊偏好距離道路兩公里以上的棲地,也會迴避交通繁忙的馬路附近。

黑熊依賴森林而生,道路經常破壞森林的連續性,不僅會減少地景上容許熊的存活數量,生活在破碎化森林之中的熊,更容易出現在森林邊緣的農田或果園,而被人當成麻煩或討厭的動物而遭到獵殺,也容易遇到獵人或誤中陷阱,暴露在更大的風險之中。

此外,道路系統的便利性與狩獵活動有更密切關係,藉由提供獵人輕易地深入黑熊的棲息環境,會提高非法狩獵壓力,同時道路更提供便利轉運熊體到市場的途徑。

因此,人為活動的增加和道路系統的持續發展,若缺乏適當的經營管理,不但可能導致非法狩獵或誤捕黑熊的活動增加, 也可能使目前仍適合黑熊的棲地破碎化,限制他們的播遷和移動。

有熊網格和省道分布

透過林業工作人員座談訪查、問卷調查、以及文獻回顧等蒐集資料,
總共有692筆熊出沒資料,220個4 X 4公里網格。
資料來源:行政院農業委員會林務局委託研究系列94-00-8-10號。

網站地圖

Top